俄亥俄华人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397|回复: 0

华裔的梁彼得是不是替罪羔羊?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2

帖子

17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2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6-2-15 20:2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 虎皮妈                                                [url=]虎皮妈的夜航船[/url]

这两天北美华人圈为Peter Liang(梁彼得)案群情激愤。有人问我,梁彼得的定罪是否表明华裔是牺牲品?先说个人观点,我觉得:是的,梁彼得确实是一个牺牲品。

一,案件事实

20141120日,梁彼得和同僚一起巡查纽约布鲁克林的一幢建筑Pink House。根据附近居民的说法(1):“这幢建筑是纽约市最危险的建筑,而这幢建筑里的楼梯区域是整幢建筑里最危险的部分。”这幢建筑里的楼梯区,是毒贩和各种不法分子的聚集地,而楼梯区域甚至没有一盏灯,处于完全黑暗状态。

1120日,梁彼得和同事就负责对这幢建筑进行所谓“ vertical patrol”的任务,所谓vertical patrol就是警员对公共建筑进行从顶楼到底楼的巡视,并在每层停留检查是否有犯罪发生。(2)梁彼得那时,是一个刚加入纽约市警局不满18个月的“菜鸟警察”(rookie),在这幢臭名昭著大楼的完全黑暗中,他把枪拿在手上,并把手指搭上了扳机。这个动作是之后庭审时被反复争论的。

在巡查到7楼时,梁彼得觉得听到了黑暗中有声响,在惊慌中他意外扣动了扳机。正在这时,非裔受害人Akai Gurley和女友刚好经过,在枪响前,梁彼得和受害人彼此处于黑暗中,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子弹被墙壁反弹,射入被害人身体,而被害人立刻带着女友逃离,梁彼得在第一时间并不知道自己开枪射中了人。

在后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受害人后,梁彼得叫了救护车。但受害人女友表示,梁彼得并没有及时对受害人进行心肺复苏,造成了受害人死亡。而梁彼得表示,他并没有受到足够的训练(not well-trained),所以认为等专业救护人员到来更好。

二,什么是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

梁彼得被纽约地检官控了以下罪名: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二级过失杀人),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犯罪疏忽杀人), second-degree assault(二级袭击罪),reckless endangerment(鲁莽危害), 以及两项official misconduct(渎职)。2016211日,梁彼得被陪审团认定二级过失杀人罪成立,或将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

在对梁彼得的所有控罪中,二级过失杀人显然是最严厉的指控。那什么是“二级过失杀人”?

在美国的Homicide(杀人)罪,分两种,一种叫Murder(谋杀),一种叫Manslaughter(过失杀人)。撇开和本案无关的Felony Murder(重罪谋杀)和Reckless Murder(鲁莽谋杀),“谋杀”和“过失杀人”最重要的划分标准是犯罪人的mental state(犯罪心理状态)。犯罪心理分四层:Purpose(主观故意),Knowledge(知晓),Reckless(鲁莽)和Negligence(疏忽)。

其中如果犯罪人是“主观故意”或者“知晓”,那一般被认为有malice(谋杀故意),会被归入“谋杀”;但如果是“reckless鲁莽”,就是“过失杀人”。值得注意的是,一般情况下的Negligence(疏忽)是免于被起诉过失杀人的,必须是“criminal negligence”(犯罪疏忽)才会被控诉,所以大家看到指控梁彼得的罪名中有一条叫“criminally negligent homicide”(犯罪疏忽杀人)。如果梁彼得的“二级过失杀人”不成立,检方会继续控他“犯罪疏忽杀人罪。”

在此案中,梁彼得根本不知道受害人存在,所以肯定是没有谋杀故意的,当然无法被起诉谋杀。那起诉他二级过失杀人合适么?

我们来看一下New York Penal Law § 125.15(纽约州犯罪条例)中对“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二级过失杀人)的规定(3):

A personis guilty of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 when: (当以下条件时,二级过失杀人成立)
  1. He recklessly causes the death of another person; (鲁莽导致他人死亡)
  2. He commits upon a female an abortional act which causes her death,  unless such abortional act is justifiable pursuantto subdivision three of section 125.05(这条讨论堕胎,和本案无关)
  3. He intentionally causes or aids another person to commit suicide. (故意协助他人自杀,和本案无关)”

所以关键在哪里?关键在“reckless”,梁彼得当时的所作所为是否属于“reckless鲁莽”?


那什么是“reckless”? NewYork Penal Law §15.05  Culpability;definitions of culpable mental states(纽约犯罪条例)中对“reckless”的规定是这样的:

“3. 'Recklessly.' A person acts recklessly with respect to aresult or  to a circumstance described bya statute defining an offense when he is aware of and consciously disregards asubstantial and unjustifiable risk that such result will occur or that suchcircumstance exists. The risk must be of such nature and degree that disregardthereof constitutes a gross deviation from the standard of conduct that areasonable person would observe in the situation.  A person who creates such a risk but isunaware thereof solely by reason of voluntary intoxication also acts recklessly with respect thereto.”

条例比较长,我们来分成几个关键词讨论一下:

1,“he is aware of and consciously disregards”,他认识到(有危险),并故意忽视(这个危险)。

2,“a substantial and unjustifiable risk that such result will occur or that such circumstance exists”,这句的意思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有一种危险性会产生,并且这种危险性是“substantial”(实质的)“unjustifiable”(不正当的)。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情都会有风险的,比如开车出门,当然有出车祸的risk,坐飞机,有坠机的risk,但这些risk都不是substantial(实质性)的,它很小,可以忽略不计。


那什么是实质性的呢?比如我在闹市,往人群里随便扔块石头,我没有主观故意要杀死哪个人,我也没有自信我的石头一定可以砸中谁,但你说这是不是一个substantial risk?当然是的。再比如,我明知那栋建筑是办公楼,平时里面有很多人,但我想,春节大家应该都不加班,我就放火烧了吧。那是不是substantial risk?当然是的。


那“unjustifiable不正当的”是什么意思?比如我车上载着一个重伤病人,我要早点送他去医院,我就开车超速。要送重伤病人去医院可以算一个"justifiable reason"。不正当的,就是没有任何这种正当性的原因。

3,“a gross deviation from the standard of conduct that areasonable person would observe in the situation”,这句的主要关键点在“a gross deviation”(巨大偏离)和“reasonable person”(理性人)。意思就是,这种行为和一个普通理性人在这种情况下的表现比起来,是有巨大偏离的。这里就是到了关键所在,谁是理性人?理性人当时都会有什么反应?

检方的标准,是把梁彼得和一个完全按照警察操作手册进行任务的虚拟警察相比较的。庭审时,地检官Joseph Alexis是这么说的:“PeterLiang was sworn to protect and serve Akai Gurley, but he shot him for no goodreason. He heard a noise in a dark stairwell and instead of shining a light, hepointed his gun and shot Akai Gurley. He recklessly pulled the trigger. He norhis partner didn't face a threat。”(梁彼得曾发誓保护纽约市民包括受害人,但他毫无理由地射杀了受害人。他听到黑暗的楼梯上有声音,他就立刻开枪了,而不是用手电筒照射。他鲁莽地扣动了扳机,而当时他和他的同事并没有受到威胁。)(4

reasonable person”的标准一定是这么一个完美的人么?显然不是。著名的Bernhard Goetz,白人,曾经在1984年的纽约地铁上,持枪射杀了5个黑人青年,因为这5个人虽然没有任何武器但让Goetz觉得他们来找麻烦,于是他就开枪射杀了一个。在第一声枪响后,其余黑人已经逃跑,但他仍继续开了4枪。Goetz声称自己是自卫,当时的情况让他觉得有开枪的必要。

1992年,日本留学生服部刚丈和同学去某朋友家参加万圣节派对。他仅仅是在同一个街区找错了房子,并且已经转身离开,就被白人屋主从屋里出来开枪打死。


更近一点更为人所知的Zimmerman案,白人Zimmerman怀疑路上一个非裔青年不是好人,于是尾随并打电话给911,在911多次告诉他不需要他继续跟踪的情况下,Zimmerman依旧跟踪,并和非裔青年发生打斗。在非裔青年身边没有任何致命武器的情况下,Zimmerman开枪打死了那个青年。随后,Zimmerman声称自己是自卫。

一个正当的自卫self-defense也是需要a reasonable person的衡量的,即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一个理性人是否觉得有拔枪自卫的必要。以上三案中,不论是面对地铁站手无寸铁的黑人、一个找错房子的亚裔青年、一个走在路上的黑人,陪审团们统统认为自卫成立,即是说,以一个理性人标准,他们都会采取开枪射杀的行动。

好了,回到这个案子,一个菜鸟警官,在黑暗中巡视纽约市最危险的住宅,突然一阵声响后,他过于紧张乃至不小心开火,陪审团就认为,在理性人标准下,这是一个“巨大”的行为偏差。更何况,辩方律师提出证据,在纽约警察在危险地区巡查时,惯例就是掏枪在外并把手指放在扳机上。但检方和陪审团依旧认为梁彼得所作所为是一个巨大的行为偏差,是reckless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完全不能被说服。如果说疏忽,或许;犯罪疏忽,可以辩论,但reckless?二级过失杀人?!

三,为什么说梁彼得被牺牲?

黑人社区和白人警察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这个案子,黑人社区的诉求是"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Zimmerman案之后,美国黑人就有过大规模抗议示威乃至暴动。20148月的Ferguson暴乱,更是将警察和黑人社区对立了起来。201489日,密苏里州Ferguson市,未携带武器的Michael Brown被白人警察怀疑和一起抢劫案有关,因为Brown放低了胳膊,警员认为有危险,随即进行了射杀。我想请问,在Brown案中,白人警察真的面临任何威胁了么?

在全国暴动抗议的氛围里,梁彼得案发生了。网民说,如果梁彼得是白人、黑人、西班牙裔,立刻会有很多有能量的社团的议员站出来保护他。而他作为华裔呢?在大陪审团决定起诉梁彼得后不久,同为香港移民的纽约市议员Margaret Chin(陈倩雯)立刻表示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声称自己办公室收到雪花般来自中国移民的信件表示支持大陪审团的这一决定。而地检官在庭审时义正词严地说:Peter Liang is not the same as the officers who bravely patrol our city.”(梁彼得和那些勇敢巡逻纽约市的警官不一样。)

是的,梁彼得和那些白人警察最大的区别是,他从来没有想要射杀黑人青年。

但现在大家似乎都满意了。纽约市警察局很满意,本来如果梁彼得被判无罪,黑人社区已经准备好示威抗议了,现在他们终于不用去担心那些抗议了;地检官很满意,他终于四两拨千斤让非裔群体得到了“公正”,终于惩罚了一个警察给大家看;非裔社区也满意了,被警察压迫那么多年,他们终于赢得了胜利,有一个警察被定罪了!陈议员和她身后那些“寄出雪花一样信件的中国移民”应该也很满意,终于又一次,他们政治正确地团结在白人和黑人身边。

但我们满意不满意?

一个5岁时候因为妈妈被抢劫而立志做警察的华人移民,他或许没有一个好警察的能力,或许在紧急关头怯懦犯错而致使无辜者丧生。但请问,是谁将这样的警察放到纽约区最危险的大楼里?是谁任由这幢大楼长久以来走廊没有任何灯光?是谁默认警察巡查时应该把枪放在外面并准备扣动扳机,现在又来指责他违反了操作手册?是谁给了他们仅仅几分钟的训练,而现在又来指责他们没有对被害人进行心肺复苏?这都不是替罪羊,什么才是?

最后重申一遍我的观点,梁彼得或许由于疏忽致他人死亡,但他绝对不该被判二级过失杀人。

注释:
1http://nypost.com/2014/11/22/tenants-live-in-fear-at-the-notorious-pink-houses/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ooting_of_Akai_Gurley
3http://ypdcrime.com/penal.law/article125.htm?zoom_highlight=second+degree+manslaughter#p125.15
4http://www.nydailynews.com/new-york/nyc-crime/nypd-peter-liang-didn-realize-gurley-shot-lawyer-article-1.2525596


我们能为梁彼得做什么?

点击下面链接,为梁彼得向法官写一封求情信。这个活动由梁彼得的辩护律师发起。
Support Peter Liang 链接:  http://nycitycriminallawyer.blogspot.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俄亥俄华人圈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Template by Comsenz Inc.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